流量警察是做什么的?

By 欧希,内容营销经理 2017-09-11

一份性感的职业

“你手机上已经装了一款 APP,作弊者知道后,他再投放这款 APP 的广告给你,然后把你的下载归因到他的广告,”黄荣斌在解释什么是“click injection”,这种移动广告作弊手段的中文名叫做点击注入。

从发现问题到找到解决方案,黄荣斌的团队花了几天时间独立完成。“跟作弊流量斗智斗勇,抓贼一样”,说到这里,黄荣斌的眼睛也透露出“抓贼一样”的兴奋。

和马路上随时会叫人靠边泊车、抄牌递罚单的交警一样,黄荣斌的职业也可以叫做“traffic police”,他也整天和川流不息的东西打交道。

来自自然界的规律告诉我们,事物形成奔流的地方,一般都别具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奔流也不是随便奔的,需要或堵或疏,所以这世界上有了著名的西直门立交桥,有了三峡好大坝。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移动互联网世界。在黄荣斌的工作内容中,“堵”的占比相对更高些。

因为他需要对抗的,是 7×24 小时全天候游走 200+ 个国家和地区的流量,而且它们是隐形的。

“Traffic police”

“抓贼一样”,这是在亚洲最大的移动营销平台汇量科技(Mobvista) 担任资深算法工程师的黄荣斌对职业精神的提炼,他是 Mobvista 反作弊技术团队的第一位成员。

对于黄荣斌来说,反作弊工作的另一个嗨点是“发现新型的作弊手法,然后独立解决”,这其中的快感大概类似于吃货探到一家好店然后吃到胃超负荷,铁粉发现纪念碑谷2面世然后一口气打通关,都是忘我。

写代码、数据分析、研究案例,黄荣斌以技术派典型叙述方式交代自己的工作日常,说话时言语自动提炼标题并排上序号,生怕听者跟不上节奏消化不了,“嗯就三项,没啦”。

但掰开来讲,鉴于 Smart is the new sexy,“流量警察”的工作实在也很性感,比如数据分析又分实时、离线两部分,实时分析像是给千军万马做安检,包括针对重复 IP 建立黑名单、建立 MTTI/CTI(点击发生到转化的时间)系统;离线分析则是针对过往已经产生的数据,从历史中寻找蛛丝马迹。

尤其当你被一连串列专业术语砸懵时,会觉得这份工作足够性感。

更性感的部分是研究案例,“比如 ad stacking 这种作弊手段就是,一台手机同时点击了N多广告,或者一个人在不同时间重复点了同一广告,这都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作弊手段层出不穷,发现它们、甄别它们,就是反作弊成功的起点。

“这是我们的壁垒,像自己的核弹技术那样”,黄荣斌双眼再次露出“抓贼一样”的光芒。

图据美剧The Big Bang Thoery

 

“仅次于毒品贸易的组织犯罪”

2015年,Mobvista 开始自建反作弊技术团队,到现在这个团队有5名成员。初到 Mobvista 的时候,黄荣斌并不知道自己将从事反作弊工作,算法出身的他此前在百度做过地图,也做过糯米的推荐,他跟随前百度凤巢核心员工、负责凤巢商业系统研发管理工作的王平进入 Mobvista,王平现为 Mobvista CTO。

一个移动广告平台为什么要成立一个专门的反作弊技术团队?毕竟在移动营销行业,更大的反作弊角色是由第三方移动数据监测平台来扮演的,如美国的 AppsFlyer、TUNE、Kochava,德国的 Adjust,国内的 Talkingdata 等,此外还有专业反作弊技术服务商可以借力。Mobvista 的这一举动,揭开的正是移动营销行业的一个伤疤。

移动广告作弊的严重性,或者说反作弊的紧迫性,或许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这一点在近两年已经被行业广泛认可。

“这一块是灰色地带,可以论证它有问题,但没法论证它到底有多严重的问题。”即便每天与数字打交道的黄荣斌,也无法精确量化移动作弊带来的损失。已经发生的作弊行为代表广告预算已经被“成功”浪费,还未发生的则只能靠预估,如世界广告主联合会预计到 2025 年广告作弊将给广告主带来 500 亿美元的损失,并把广告作弊这种不法行为称作“仅次于毒品贸易的组织犯罪”。

在移动广告作弊如瘟疫般横行之前,所有行业参与者均有责任进行阻击,移动广告平台、第三方移动数据监测平台等都与广告主位于同一战壕。对于 Mobvista 这样的移动广告平台而言,抗击下游作弊行为的意义不仅在于保证广告主的广告预算不被浪费,也在于维护自身对广告主的交付质量和品牌口碑。

因此,黄荣斌和他的团队其实并非单独作战,他介绍,团队会学习参考第三方监测平台的反作弊策略,将适用的策略纳入 Mobvista 的反作弊策略池,同时也在和美国两家反作弊技术服务商 Distil Networks 和 Fraudlogix 合作,合作方式是借用他们的模型来分析数据。这两家公司都做网站流量起家,比如给 ebay 做 CPC(Cost per Click)的监测分析,后由 PC 端转入移动市场。

 

“标配”

“反作弊在程序化广告行业才会有,目前专门的反作弊公司都在美国,国内没有,毕竟这一行在国内的兴起也才几年时间,”黄荣斌在这个新兴的领域中没有感到无措,反而看到行业发展的远景,“反作弊应该是广告行业的标配”。

这应该就是出于一位“流量警察”超强的“业务 sense”,毕竟,在黄荣斌看来,反作弊技术岗位必备的素质就是对数字敏感、业务 sense、沟通能力。嗯,也是三项,条理就是这么分明。

在年轻的移动营销行业,广告技术是立足之本,就拿程序化购买来说,任何参与环节均以数据和算法作为平台基底,如需求侧平台(DSP) 、供给侧平台(SSP)、数据管理平台(DMP)、广告交易平台(Ad Exchange)。当实力与野心匹配时,移动广告平台会沿程序化购买的产业链进行全盘布局,目的是增强自身对流量的掌控力,从而实现流量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之间的精确匹配。

Mobvista 于2015年正式发布其自主研发的原生+视频广告聚合平台 Mintegral,该SSP与其既有的 DSP、DMP 形成强化版的业务矩阵。同一年,Mobvista 的反作弊技术团队成立。

就如同近两年“大数据”开始祛魅、关于“好数据”的讨论开始展开,技术亦有“作恶”的一面,移动广告作弊者打入并破坏流量生态,但他们未必知道有黄荣斌和他的同事们这样的“流量警察”守候在前。

相关文章

By Mobvista 2018-03-28

技术饭 | 朱亚东:AI 赋能商业化
数字广告作为互联网的核心商业化手段,更是AI应用的前沿阵地。

By 欧希,内容营销经理 2018-03-22

剑桥分析盗用 Facebook 用户数据风波:复盘与预见
小风暴基本离开,大风暴还没来

By 欧希,内容营销经理 2018-03-21

如何判断一款游戏是真的火了?火烧北美的“堡垒之夜”可以给你一点启发
一些奇怪的场景和数据……

By Mobvista 2018-03-21

Mobvista助力中国品牌赢在全球
中国出海品牌50强出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