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1

对话汇量科技副总裁奚原:如果把先进算法比喻成矛,那稳定的平台与算力便是配套的盾

危局之下,“出海”成为国内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寻求持续增长的新出路。

持续了三年之久的新冠疫情让全球企业遭遇了前所未遇的挑战,国内互联网行业格局更是日渐稳固,想要保持营收上的高速增长变得越来越困难。危局之下,“出海”成为国内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寻求持续增长的新出路。

 

国内企业投身“大航海时代”

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在世界各地的旅游区或商场里,Made in China 的商品随处可见。从玩具、箱包、五金到饰品,甚至到风靡全球的老干妈辣酱,这些商品让在海外的国人倍感亲切。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企业出海浪潮浩浩荡荡,不仅 BAT、字节跳动、华为、猎豹等互联网科技公司雄心勃勃地大手笔布局海外市场,更有不少创业公司投身“大航海时代”。

小米、OPPO 等智能手机品牌在海外圈粉无数,多款中国游戏风靡海外。抖音、快手相继在海外推出 TikTok、Kwai、Zynn 等短视频平台,以期在短视频风口抢占全球流量入口。此外,一些国内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品牌,已经在海外打下了自己的半壁江山,比如“非洲的手机之王”传音,比如成立仅 6 年就在拉美和中东拥有 2 亿短视频用户的中国初创公司大宇无限等等。

这些案例只是中国企业出海的沧海一粟。

今年 3 月,我国贸促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流量和存量连续四年稳居全球前三名。报告还显示,近八成的中国企业将会维持和扩大对外投资的意向,看好对外投资前景。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 2021 年世界财富五百强中有 143 家中国企业上榜,2020 年这个数字是 133 家,仅一年就增加了 10 家。可以说中国企业的出海始终处在一个“快车道”上。

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正在加快海外业务扩张的脚步,他们“走出去”的道路也越来越宽广。

 

我国数字经济出海六大趋势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国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出海正从“数字化出海”向“出海数字化”扩展,从早期的互联网社交、视频和短视频、互联网工具等在内的数字化产业的出海,逐步带动传统行业的出海企业积极借助数字化技术,进行出海业务的全方位数字化转型和创新,在海外实现产品升级和品牌升级,提升全球竞争力。

从欧美到非洲,中国企业出海遍地开花。目前,60%的出海企业海外业务已经涉及三个以上大洲/地区。东南亚、欧洲和北美依然占据中国企业出海的首选目的地,同时,南美、非洲、中东等新兴地区正成为中国企业出海的“新蓝海”。除了中国企业在全球遍地开花这一重要趋势外,另外五大中企出海趋势也愈发凸显:

  • 从“制”到“智”,出海力量再升级。中国企业出海正在经历从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的产品出口到技术驱动型、思维创新型、品牌先导型的升级之路,实现从量到质的转变;从向全球输出“中国成本”、“中国规模”,转而向全球输出“中国技术”、“中国品牌”和“中国体验”。

  • 从传统到新势力,新能源车开辟出海新赛道。随着电动化浪潮席卷全球汽车行业,无论传统车企还是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都在积极布局海外,希望实现弯道超车。

  • 从 to C 到 to B,企业服务领域成出海新热点。从企业资源规划、客户关系管理 、协同办公 、人力资源等通用型企业级服务,到垂直行业所需的具体服务,再到 IT 运维管理、数据库及大数据分析等 IT 应用,企业服务领域正在成为出海的新热点。甚至部分原来面向 C 端的出海企业,也把自身服务 C 端客户的经验开发成服务 B 端的新服务,向 B 端拓展业务。

  • 从“大”到“小”,中小企业出海崭露头角。已经出海的企业中,大企业占 63%,中小企业占 37%;计划出海的企业中,大企业占 35%,中小企业占 65%,中小企业表现出强烈的出海意愿。

  • 从萌芽到成长,初创企业出道即瞄准出海。从游戏、开发者服务和 SaaS,到硬件/手机、电商等行业,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是生而全球化的。2021 年埃森哲中国独角兽研究显示,45%的独角兽企业认为海外拓展至关重要,其中,82%的企业计划 24 个月内就进军海外。

去年 7 月,国家三部委联合发文,鼓励中国企业积极融入数字经济全球产业链,无疑,数字经济迎来了更好的机遇。

然而,这些企业的出海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2020 年,TikTok 受到美国政府打压,加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国际贸易摩擦加剧,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面临着诸多风险与挑战。

 

安全合规是本地化运营的 Job Zero

今天,全球安全合规的环境日益复杂,全球已经有 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制定了数据保护和隐私相关的法律法规。在出海企业面临的诸多挑战中,首当其冲的是要解决安全和合规问题。

随着企业业务拓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去到了全球不同区域、甚至一家企业还会在不同的行业赛道开展业务,使得他们要同时满足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合规要求。具体来说,企业需要能够支撑海外业务拓展的安全合规的基础设施,满足不同地区的具体合规要求,以及具备保护数据安全、抵御安全风险的能力。

对出海企业来说,安全和合规是企业本地化运营的“Job Zero”。对于汇量科技(Mobvista)这样一家为出海企业提供广告和营销科技产品的开发者技术服务平台来说更是如此。

据汇量科技副总裁奚原介绍,“汇量科技非常注重用户数据资产的保护,集团在 17 年起已开始了对旗下业务板块进行多项合规认证。从短期效益来看,花费大量时间成本在短期难以看出成效的数据安全、隐私保护上,似乎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意味。但实际上,我们在合规安全上的超前一步,就是为业务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一个是全球市场的快速扩张,另一个则是在‘SaaS 工具生态’的构建上。云计算、AI、5G 等技术的应用,让生产、服务过程加速数字化、云化。产业数字化转型在创造巨大价值的同时,各行业面临的安全威胁也在增长:由于生产业务数据均储存在 SaaS 厂商的数据库中,数据的安全问题已不同以往。从 2019 年年中起,Mintegral 就开始基于新的哈希体系脱敏用户设备的描述信息,并逐步侧重用户即时兴趣的建模和预估。这是一套完全不同于传统依赖确定性用户信息的建模体系,目前已取得了非常积极的优化效果,预期将在日趋严格的隐私监管环境下帮助广告主和媒介发布商实现持续增长。如果把先进算法比喻成矛,那稳定的平台与算力便是配套的盾。从云商的角度来看,稳定的资源与可信赖的服务对于用户来说会是长期的关键议题。”

此外,在使用数据的过程中,汇量使用的也是自己开发的隐私计算技术,其内部称之为‘可用而不可看’。也就是用这类一方或者二方数据,结合三方去优化广告投放效果,但是最终目的不是去获取这些数据,因为这些数据本身对企业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使用这些数据更多地是为了优化广告效果。

想要尽可能地优化广告效果,单凭有价值的数据是远不够的。在强化推荐系统方面,汇量科技自主开发了一款智能推荐引擎——MindAlpha,目前已应用到实际业务中。

MindAlpha 每天处理的数据量现在已达数十个 PB,使用的模型特征、参数也超过了数百亿,在线的推理量每天是超过 10 万亿次。

目前 Mintegral 平台已经具备程序化广告交易链路上每一个环节的全栈能力,每天处理的程序化广告请求在一千亿到两千亿次,而且随着数据的累积不断进行自我的训练和迭代。

算法层面,汇量科技很早就布局了在没有 IDFA 情况下的用户的建模,也就是用户兴趣建模算法,区别于现在整个行业的通用的 IDFA 的算法,汇量科技更多是从两个方面来做创新:一方面是基于用户的上下文去实时获取用户的兴趣建模;另一方面为了保障数据隐私,技术上更多地去搭建一个用户簇,不是倚靠一个用户的数据,而是一群用户的共同特征,从而提高广告的精准度。

除了要解决好安全合规问题外,从宏观角度来讲,企业出海还会面临不同市场政策、不同法规的影响。选择怎样的媒体渠道投放?怎样根据受众的偏好定制合适的营销素材?用什么工具来提升整体营销的 ROI? 这些都是企业会面临的挑战。

针对这些问题,服务了众多出海企业的汇量科技有着一定的话语权。奚原认为,“在增长层面,企业需要基于对不同地区的文化、受众的深刻了解,定制化地优化他们出海的产品、甚至推广路径。面对当下的疫情,很多企业都加大了对线上营销手段的投入,在这个背景下,企业跨区域推广更需要可以快速规模化的增长路径、可以整合多种营销渠道的产品资源来辅助他们进行跨区域推广。对于大部分中小企业或开发者来说,应该更好地去理解云的概念并积极开展云上业务,要尽可能把资源和服务利用好”。

采访嘉宾:

奚原,汇量科技副总裁。

Share